登录名: 密码: 注册 
市民群体:公务员 青少年 中老年 企事业单位人员 人民警察  企业EAP 社区心理健康 丙肝

沙盘游戏应用于临床心理评估的研究进展
发布者:王 萍 来源:《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日期:2009-10-28 10:59:49 点击次:125
【摘要】目的探讨沙盘游戏应用于临床心理评估的研究现状。方法从沙盘游戏产生的背景和过程、沙盘游戏应用于心理评估的可能性、沙盘游戏在临床心理评估领域的研究进展等几个方面对国内外心理学有关文献进行综述,提出了研究的不足,并展望了沙盘游戏的研究趋势。结果沙盘游戏的临床心理评估功能主要用于:区别健常人与非健常人;心理疾病的诊断;心理障碍的疗效判断指标;发展为投射测量工具。结论沙盘游戏治疗所具有的临床心理评估功能,值得进一步研究。   【关键词】沙盘游戏;临床心理评估   沙盘游戏,亦称箱庭疗法,是在治疗师的陪伴下,让来访者从摆放各种微缩模具(玩具)的架子上,自由挑选小模具,摆放在盛有细沙的特制的容器(沙盘)里,创造出一些场景,然后由治疗师运用荣格的“心象”理论去分析来访者的作品。作为一种非语言的心理治疗,沙盘游戏在当前国际上影响广泛,它虽然源自精神分析学派的理论,但却是现今为止能够将心理分析、行为学派和人本主义三大心理治疗学派融合应用、最适合儿童心智发育发展特点的治疗技术[1]。此外,它的诊断功能也引起了人们日益浓厚的兴趣和关注,为了推进这方面的工作,本文对沙盘游戏应用于临床心理评估的研究进展做一综述。   1沙盘游戏产生的背景和过程   科学心理学诞生至今已一个多世纪了,由于心理现象本身的复杂性,人们便试图用各种理论去对它做出解释,精神分析、行为主义、人本主义、认知心理学是其中较具影响力的四种理论。以它们为基础创立的各种治疗方法,一直产生著广泛而强有力的影响。但随著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儿科医生对儿童心理问题的关注,他们发现由于心理治疗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与人的言语交流,而语言并非是儿童最擅长的表达工具,而且其语言的理解力水平也较低,所以,谈话治疗就比较困难。于是,他们需要寻找一种儿童较擅长的沟通媒介来与之交流,儿童游戏的价值便凸现出来了。游戏是一种儿童探索周围环境的积极的活动,是他们认识世界的有效途径,且具有趣味性、具体性、虚拟性等特点,能适应并促进儿童心理的发展。所以,心理学家就开始将游戏作为儿童心理治疗的沟通工具,游戏理论也就逐步应运而生了,精神分析学派的个性化说   (荣格)便是其中的一种。荣格的学生Kalff在此基础上创造了一种分析心理学技术——沙盘游戏。   沙盘游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其最初创意来源于1911年Wells的“地板游戏”;1929年,Lowenfeld在此基础上发明了“游戏王国技术”;1966年,Kalff将“游戏王国技术”与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相结合,同时借鉴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创造出一种更为成熟的心理治疗的技术,并最终以“沙盘游戏” 来命名[2]。此后,经过近40年来的发展,目前,在欧美及日本,沙盘游戏已成为最为时髦的心理分析技术之一,治疗对象已不再局限于儿童,而是广泛应用于成人心理治疗中,一些临床家也将该方法应用于非临床人群。如:在学校、家庭、企业和团队的组织和管理中的应用[3-8],整合了格式塔、催眠、角色扮演等方法。还有一些治疗师在阿德勒自我心理学、家庭系统治疗理论的背景下使用沙盘,使之越来越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自范红霞[9]1997年在国内发表第一篇关于沙盘游戏的论文,这一技术逐步被引入我国。经过近10年的发展,沙盘游戏在中国文化背景下的应用性研究已取得到了一定的成果[10-13],先后在南北一些高校建立了沙盘游戏室,长期应用于心理咨询实践,在心理治疗、心理辅导与心理教育方面发挥著重要的作用。   2沙盘游戏应用于心理评估的可能性   在沙盘游戏的发展过程中,它主要是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和体系被加以关注和发展的。但是,由于沙盘游戏涉及到无意识、投射及象征性等分析原则,有不少沙盘游戏治疗师或研究者从投射技术和工具的角度对沙盘游戏的诊断功能和潜力进行了不懈的研究和探讨,这些研究都丰富了沙盘游戏的理论。   沙盘游戏治疗师或研究者对沙盘游戏的诊断功能进行研究和探讨时,其中的很多研究都是将被试完成的唯一的沙盘,或者是第一次沙盘(初始沙盘)作为研究对象的。   那为什么他们会给予初始沙盘如此特别的关注和分析呢?因为初始沙盘在沙盘游戏治疗中具有特殊而重要的意义,它是沙盘游戏的开始,也是心灵旅程的开始。正如沙盘游戏的创立者Kalff[14]在《沙盘游戏入门》中指出,沙盘游戏的治疗过程是一个无意识逐渐展开的过程。初始沙盘通常都是更加接近意识层面的,但是,初始沙盘也会反映一些问题所在。在许多个案中,初始沙盘为我们展现了解决内心冲突的线索和方法,当然,治疗师必须有足够的心理学、无意识和象征性语言等理论和实践基础,才可能对初始沙盘有敏锐直觉和分析能力,而且,还必须重视自己对沙盘的第一感觉。她相信,初始沙盘给我们呈现了下列信息:(1)病人对于沙盘游戏治疗的感觉和态度;(2)病人的意识与无意识的关系;(3)病人的所面对的个人问题和困难;(4)帮助解决病人问题的可能途径。正因为沙盘游戏本身为来访者的情感和精神状态的表达提供了一种可以客观记录与分析的方法,所以说,沙盘(尤其是初始沙盘)具有应用于心理诊断的潜能,并且这种诊断,不仅仅包括一般临床意义上的病症的诊断,同时还包含了预后的初步评估和解决问题的提示。   3关于沙盘游戏的临床心理评估功能的研究   3.1用于区别健常人与非健常人在沙盘游戏的发展史上,研究者主要是从沙盘主题特征的分析来证明病人与健常人之间存在著差异,从而证实沙盘游戏作为心理评估工具的判别能力。   Buhler就是其中的一位。她研究的对象是儿童,在“游戏王国技术”的基础上,以沙盘为诊断和研究工具,在沙盘游戏的发展史上占有著重要的地位。Buhler将自己的这项诊断技术标准化,命名为“世界测验”(world test),并做了一系列的实证研究,指出了病人与健常人的沙盘之间的差异。在文章中,她指出了显示情感障碍或者智力障碍的一些特征:攻击的特征、空洞的特征和CDR特征(封闭,强直,无组织)。Buhler认为,不管有没有情感障碍,在沙盘中可能都会出现一个特征。但是,如果在沙盘中同时出现两个特征,特别是其中一个特征是CDR特征时,就表示有较大的情感障碍了。   Bolgar和Fischer的研究关注的焦点则是成人。他们将自己的这项诊断技术命名为“小世界测验”(little world test)。研究也证明了病人与健常人存在著差异。如:非健常被试与健常被试相比,其世界显得更加空洞,无组织,混乱,分裂等等。   Bowyer也研究了“游戏王国技术”,并从使用沙箱的面积、攻击性、控制性、使用沙子的程度、内容5个方面制定量表评估沙盘作品。除了区分健常与非健常人之外,Bowyer在研究中还主要考虑了年龄和智力因素对沙盘的影响。她曾选择了216名IQ17-88的儿童和成人被试进行沙盘测验,将他们的沙盘与健常被试的沙盘作比较,并将测验的结果与比奈和韦氏智力量表的结果做了相关分析,结果发现:两者之间有显著相关。Bowyer认为以下3种情况的出现可能说明被试需进行治疗:(1)被试的沙盘特征不符合其心理年龄的发展阶段;(2)被试有意识的使用与问题有关的材料;(3)沙盘中出现了Buhler所提出的某些特征,如空洞、混乱、无组织、攻击性、过度防御和人物缺失[15]。   根据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被试的主题和表现的差异,对于有经验的沙盘游戏治疗师来说,沙盘技术还可以区分出不同团体。比如:幼儿、小学生、中学生、行为偏差儿童和情绪困扰儿童等[16-19]。   3.2用于心理疾病的诊断由于沙盘游戏最初是作为一种心理分析和心理治疗的方法应用于临床实践的,所以,对于沙盘的疾病诊断功能,传统的观点是持怀疑态度的。但是,研究者们不断地发现一些心理疾病的沙盘心象特征,让人们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一观点正确与否。   不同的病症(酒精中毒者、神经症、智力障碍、躁狂症和精神分裂等)的沙盘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如:躁狂症被试会使用很多的小模具,导致沙盘显得过于拥挤和混乱。精神分裂者被试会建造一个非现实的、奇怪的“世界”,他们会从很少类型中挑选过多的小模具,然后建造一个空洞的“世界”[15]。忧郁症被试使用的小模具的数量偏少,也很难做出具独创性的东西,多以某种模样或模仿的呈现;有时也会出现黑暗寂寞僵硬、宗教性的意象。强迫症被试摆沙盘是有点困难的,他们会很在意小模具的大小比例,因为完美的特性,所以很难做出不完美的作品;而且一旦开始做了,也可能出现“牵一发动全身”的情形,他们会因为移动了一个小模具而重新布局其它的小模具。所以从观察法可诊断出强迫症。至于沙盘图像方面,则易呈现出不留任何空隙的填满空间、左右对称、排列整齐、符合大小比例等强迫性特征。疑病症被试的沙盘常出现使用“直立”的制作方式,而且令小模具与身体类似,也就是说最上方是头部、中央是胸部等类似的位置人对应情形很常见[20]。具有孤独症候群倾向被试的沙盘摆放的小模具较少,空白领域较大;不同领域间缺乏相互联系;力动性不强,缺乏生机活力[21]。边缘性人格、焦虑症、抽动性疾患、饮食性疾患、心因性学习疾患、拒学症、智能不足等的沙盘心象的型态也各有特色[20]。   由于沙盘游戏的原理是投射理论,所以,沙盘作品不仅仅反映人的心理状态,而且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人的心理特质。   3.3作为心理障碍的疗效判断指标沙盘游戏的小模具是来访者和治疗师之间的纽带,沙盘游戏主题是小模具所表现的象征性意义的总结,通过分析沙盘游戏主题,治疗师可以更快更准的把握来访者由沙盘世界表现出的心理内容[22]。资深的沙盘游戏治疗师和心理学教授Mitchell将沙盘游戏的主题归纳为两大类:创伤主题和治愈主题。创伤主题往往出现在初始沙盘以及沙盘游戏治疗的早期;随著治疗的进展,病人的情况逐步的好转时,其沙盘主题也发生变化,创伤主题逐渐减少,而取而代之的则是治愈主题[23]。由此可见,对沙盘主题做分析可以判断沙盘游戏者的病症和治疗进程,对心理疾病的防治措施的制定有指导意义,可作为判断疗效的一个指标。如:焦虑症患者常在结束沙盘中呈现出“大团圆”的心象——整合的表现,这便是焦虑症的“治愈象”[20]。   3.4用于发展一种跨文化的投射测量工具的意义由于沙盘游戏的非语言性,所以它本身具有发展为类似于罗夏墨迹测验、主题统觉测验的投射测试工具的潜质。Bolgar和Fischer就研究了各种文化背景的被试,对来自四个不同文化地区(中欧、斯堪迪纳维亚、巴西和美国)的成人被试进行了测验,结果发现只在一些内容的细节上存在著差异。这一发现对于将沙盘游戏发展为一种非语言的、跨文化的临床诊断测验工具具有一定的意义[15]。   4沙盘游戏研究的不足及展望   近年来,无论是在理论探索,还是在实践应用方面,沙盘游戏的研究都有了长足的发展,这些勿庸置疑。但是,同时也存在著一些不足:(1)正如精神分析在中国备受争议一样,沙盘游戏的某些方面的主观臆断性仍难以被众多学者接受,尤其是医学界。虽然早在10年、20年之前,便已形成诸多沙盘游戏治疗评估的客观指标,但是沙盘的一些研究目前仍处于主观的水平,其研究手段缺乏测量学的支持,研究方法有待改进和完善。(2)沙盘游戏是一种有效的心理治疗技术,作为非言语治疗而言,它非常适用于“自闭症”和具有“孤独倾向”的来访者;作为表现性治疗方式,沙盘游戏治疗更是适用广泛,且具有诸多的个案和临床研究的支持。但对于不同的心理问题,沙盘游戏的治疗是否应区别对待,具体运用方法又该有何不同,还有待日后的进一步研究。(3)沙盘游戏的心理评估功能虽已被证实,但其价值尚未完全被开发出来,至今还没有总结出一套非常完备的诊断手册,因此,真正运用到临床实践,其可操作性和评价性还需逐步地去完善。等等。这些都有待进一步深入探索,将是未来沙盘游戏研究的方向及热点。由此可见,当今的心理学研究者和临床家在这一领域还将大有可为。   相信随著时间的推移,通过不懈努力,沙盘研究的理论与实践两方面将不断被完善,并相互融合,互为补充,共同推进沙盘游戏有效地与心理学其它技术结合,融入到心理学领域的主流,使之在心理评估、心理治疗、心理辅导与心理教育领域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5参考文献   [1]魏源.儿童沙戏疗法在我国临床应用的探讨.医学与哲学,1999,20(4):57   [2]蔡成后,申荷永.沙盘游戏模具收集与主题分析.社会心理科学,2005,20(2):47-49   [3]Russo MF, Vernam J, Wolbert A. Sand play and storytelling: social constructivism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 in child counseling. Arts In Psychotherapy, 2006,33(3)   [4]张日[JX-*7/8]日[JX*7/8][KG-*1]升[HT6].箱庭疗法渐入佳境.中国教育报,2006-2-17   [5]Tunnecliff S. The value of using sandplay as a tool for counselling within a school setting. Australian Journal of Guidance And Counselling, 2004,14(2)   [6]Goss S, Campbell MA. The value of sandplay as a therapeutic tool for school guidance counsellors. Australian Journal Of Guidance And Counselling, 2004,14(2)   [7]Karla D, Carmichael. Using sandplay in couples counseling. The Family Journal, 1997,5(1):32-36   [8]Sweeney, Daniel. Sandplay with couples, techniques in marriage and family counseling.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2002,95-104   [9]范红霞.关于“沙盘游戏疗法”的初步探讨.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1997,5(4):252-253   [10]陈侃,高岚.沙盘游戏的理论与实践.教育导刊,2005,8(2):10-12   [11]李江雪,申荷永.沙盘游戏疗法的理论与应用.大庆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24(3):9   [12]范国平,高岚,李江雪.“沙盘游戏”的理论分析及其在幼儿教育中的应用研究.心理学探新,2003,23(2):51-54   [13]耿柳娜,张日[JX-*7/8]日[JX*7/8][KG-*1]升[HT6],赵会春.箱庭在心理咨询实践和实证研究中的应用.心理发展与教育,2004,1:83-86   [14]Kalff DM. Introduction to sandplay. Journal of sandplay therapy, 1991,1(1):10   [15]Mitchell RR, Harriet S, Friedman. Sandplay: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London: Routledge,1994,25-68   [16]张日[JX-*7/8]日[JX*7/8][KG-*1]升[HT6],寇延.幼儿箱庭基本特征的初步研究.心理科学,2005,28(4):788-791   [17]Burke, Valerie J. Sandtray characteristics of schoolchildren by gender, ages, seven through eleven.1996. University of Alaska Anchorage. http://www.sandplay.org/dissertations.htm   [18]Fujii S, Aoki S. Retest reliability of the sandplay technique (lst report). British Journal of Projective Psychology and Personality Study,1979,24:21-25   [19]Kamp LNJ, Ambrosius AM, Zwaan EJ. The world test: pathological traits in the arrangement of miniature toys. Acta Psychiatrical Belgica,1986,86(3):208-219   [20]山中康裕,等.沙游疗法中的图像诊断. http://www.shxjxl.com/Artical,2006-3-6   [21]张日[JX-*7/8]日[JX*7/8][KG-*1]升[HT6],陈顺森,寇延.大学生孤独人群箱庭作品特征研究.心理科学,2003,26(6):1082   [22]蔡成后,申荷永.沙盘游戏模具收集与主题分析.社会心理科学,2005,20(2):47-49   [23]申荷永,高岚.沙盘游戏:理论与实践.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2004,118-128
标签: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动态心理测试心理咨询心理科普心理援助用户评论联系我们
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卫津路241号 24小时咨询热线:022-23540063 传真:022-23258449
2002-2013 中科博爱心理医学研究院天津分院,天津师范大学心理与行为研究院 版权所有 网站统计 津ICP备05003172号